【BitTiger读书会】· 第三十九期《阿桑奇自传——不能不说的秘密》



  • 【BitTiger读书会简介】
    BitTiger读书会,以书会友。以报告方式,加强组织表达力;以讨论方式,激荡思考判断力,期能扩充知识领域,养成读书习惯。
    每周一本好书,一年阅读50本书,集众智,挑好书,留精华内容,创优质社群。
    BitTiger读书会,欢迎您的加入!

    在第三十八期中,傅真人将为我们带来《爱因斯坦传》这本书的分享,与我们一起探讨爱因斯坦的一生。在即将到来的第三十九期中,曹志勇将为我们带来《阿桑奇自传——不能不说的秘密》这本书的分享,结合阿桑奇的特殊经历,带给大家维基解密背后的故事。

    【分享书籍】
    《阿桑奇自传——不能不说的秘密》
    《阿桑奇自传——不能不说的秘密》

    【书籍介绍】
    史上最大规模泄密事件策划者,继“电报门”后,阿桑奇携斯诺登“棱镜门”再度来袭!阿桑奇放言称:“2013年将曝光逾100万份机密,那些国家无一幸免!”
    《阿桑奇自传:不能不说的秘密》追忆了阿桑奇传奇的一生:漂泊而快乐的童年过后,他如何成为少年黑客,勇闯五角大楼?退出“密码朋克”这一精英组织的他,怎样冲破各方阻挠,成功运作自己的泄密组织“维基解密”?让他避难至今的双重性侵指控又缘起何处?本自传特别记叙了阿桑奇的监禁,详细再现他的道德观和政治观的演变。

    【内容大纲】

    1、 朱利安.阿桑奇特殊的成长经历
    • 家族遗传的流浪和叛逆倾向
    • 对权威的不盲从和非常规教育
    • 对计算机技术的迷恋

    2、 黑客生涯
    • “国际破坏者”小组
    • “天气行动”调查和被捕审判
    • 创立维基解密网站
    • 被各国政府通缉

    3、 阿桑奇自传的启示
    • 家庭教育对孩子人格和性格塑造的重要性
    • 利用而不是排斥新事物
    • 多角度深入思考才能确保合作的稳定性

    【嘉宾介绍】
    曹志勇,广漂,好读书,不求甚解!

    【讲座时间】
    美西时间 1月13日 周六 6:00 PM
    美东时间 1月13日 周六 9:00 PM
    北京时间 1月14日 周日 10:00 AM

    【领读方式】
    中文,微信群图文直播

    【加入读书会】
    获取BitTiger读书会系列读书分享信息,请添加微信ID: saraincs,备注“读书”加入BitTiger读书会活动群
    alt text

    【活动海报】
    0_1515732621078_WechatIMG61.jpeg


  • administrators

    前言
    由于阿桑奇从事的维基解密牵扯更多的秘密,阿桑奇在看了第一版自传定稿之后反悔了,阿桑奇的反悔,更多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的临时反悔。由于幼年时的种种经历,阿桑奇是一个对外界极不信任的人。但是因为出版社已经支付了定金(且阿桑奇无力归还这笔定金),所以在法律上出版社仍然享有出版权,于是就依第一版定稿出版。阿桑奇发出了:“写回忆录好比卖淫。”这样的感慨。

    阿桑奇简介
    “阿桑奇”这个名字据说来自中国的“阿桑”或“桑先生”,他是一个曾经流亡在靠近澳大利亚海岸的星期四岛上的中国人。阿桑奇的母亲这一支祖先是在19世纪中叶来到澳大利亚的,他们从苏格兰和爱尔兰远道而来,为的是寻找耕地。阿桑奇后来半开玩笑地怀疑自己的流浪倾向是家族遗传。
      阿桑奇出生在1971年。这一年,他的母亲克莱尔(她为自己起的化名)带他来到磁石岛,以每星期12美元的价格租了一套小房子。在这个布满岩石的小岛上,童年的阿桑奇大部分时间里就像马克·吐温笔下的汤姆·索亚一样,不仅有过属于自己的马匹,还学会了扎木筏以及出海钓鱼。
      这个小岛只是阿桑奇众多栖身之地之一。实际上,到阿桑奇14岁的时候,他已经跟随母亲搬了37次家,这种不安定的生活使阿桑奇无法接受连续的教育。不过,他的母亲认为,正规教育会给她的孩子灌输一种对权威的不健康的尊重,这对孩子是不利的,而且会压抑他们的学习愿望。
    “我不希望他们在精神上被压制。”克莱尔说。阿桑奇的血液中也流淌着父母的叛逆基因。克莱尔与丈夫是在一场反对越南战争的示威游行中相识的,而在克莱尔年轻的时候,更是对正统教育充满了叛逆与不屑。17岁那年,她做了件胆大包天的事:烧掉课本,然后骑上摩托车离家出走。自学或者函授是阿桑奇接受非常规教育的两种途径。 
    阿桑奇8岁的时候,克莱尔离开她的丈夫,与一个音乐家走到了一起,并和他生了一个男孩。但是,这段关系动荡不已,两人以分居告终,对阿桑奇同母异父弟弟的抚养权之争也随之开始。克莱尔害怕音乐家带走她的儿子,于是决定带着两个孩子销声匿迹。
      克莱尔在一家电子产品商店的街对面租了间房子,阿桑奇就常常跑到那家店里的一台Commodore64型电脑上玩编程。后来,他们搬到一个更便宜的地方,用省下的钱买下了那台电脑。这一年,阿桑奇13岁。他很快学会了如何破解常用的应用程序,而且,他能在程序中发现工程师隐藏的讯息。
      人机互动对阿桑奇有强烈的吸引力。在他的眼里,这就像国际象棋一样,既没有太多的规则,也没有随意性,而且问题很有难度。后来,阿桑奇说:“我们是聪明而敏感的孩子,与主流的文化格格不入,而且非常看不起那些有榆木脑袋的不可救药之人。”
      阿桑奇在跟随母亲的东躲西藏中,从11岁长到16岁。16岁那年,他得到了一个调制解调器,把计算机改造成了一个门户网站。那时是1987年,世界上还不存在互联网这个东西,但计算机和电信系统的连接已经形成了神秘的电子领域,正好可以供好奇而技术精湛的十几岁孩子遨游其中。
      想到古罗马诗人贺拉斯说过的“高尚的伪装”(splendide mendax),阿桑奇自称门达克斯(Mendax)。至于被誉为“黑客中的罗宾汉”、“网络007”,那是以后的事了。
      他和两名黑客组成了一个名叫“国际破坏者”的小组,他们入侵欧洲和北美洲的计算机系统,包括属于美国国防部和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网络。后来,在与作家苏勒特·德雷福斯合写的一本名为《地下》(Underground)的书中,他叙述了黑客亚文化早期的黄金法则:“不要损坏你侵入的计算机系统;不要改变那些系统里的信息(除了改变日志掩盖你的痕迹);共享这些信息。”
      1988年前后,阿桑奇与一个16岁的女孩坠入爱河,并搬去与她同住。女孩怀孕后,两人举行了非正式的结婚仪式,不久,他们的儿子丹尼尔·阿桑奇呱呱坠地,18岁的阿桑奇成了一个年轻的父亲。
      此时,黑客活动仍然是阿桑奇重要的生活部分,这引起了澳大利亚政府的注意。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成立了一个叫“天气行动”的小组对他们展开调查。
      1991年9月,20岁的阿桑奇侵入加拿大电信公司北方电讯设在墨尔本的主终端,并给系统管理员发送信息:“我在你的系统里玩得很开心。我们没有做任何损害系统的事情,反倒在有些地方做了些改进。请不要通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
      “天气行动”调查负责人在评价“国际破坏者”对北方电讯的侵入时说:“朱利安是这伙人中水平最高、也最神秘的。”
      《地下》一书描述过阿桑奇对自己被逮捕的担心:“门达克斯总是梦到警察突击搜查。他曾梦到过在砾石车道上的脚步声,黎明前黑暗中的影子,梦到持枪的警察在凌晨5点破门而入。”只有当阿桑奇把磁盘藏在一个养蜂场之后,才得以片刻放松。
      到了10月,他的状况变得一团糟。妻子带着幼子离他而去,家里成了一团乱麻,他几乎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10月29日晚,警察终于找上门了。随后,阿桑奇被控31项与黑客有关的罪名。
      在等待审判期间,他得了抑郁症。他在离墨尔本不远的雅拉河谷国家公园茂密的桉树林中住下,“你心里的声音会平静下来。”他说,“我不想把它说得过于佛教化,但事实是,你眼中的那个自己就此消失了。”
      最终,他对25项指控认罪,其他6项指控被撤销。但法官在最后宣判的时候说:“除了有些智力上的好奇心和能够在各种电脑上冲浪的愉悦之外,没有证据表明还有什么其他问题。”阿桑奇受到的唯一惩罚,是支付给澳大利亚政府一小笔赔偿金。
      比这个刑事案件让阿桑奇更加痛苦的,是同时展开的争夺抚养权之战。阿桑奇和他的母亲克莱尔认为,小孩的母亲和新男友对孩子成长不利,因此,他们要夺回抚养权。经过30多次听证和上诉之后,1999年,阿桑奇终于与妻子达成了一份抚养权协议,孩子归父亲抚养。
      由于一直经历着强烈的情绪冲击,阿桑奇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这段经历反复闯入梦境,给他带来了不安和恐怖感,从那以后,他的头发就从黑褐色变成了灰白色。
      经历了这一切,阿桑奇变得精疲力竭。他做了包括计算机安全顾问在内的好几份工作,尽最大努力挣钱抚养儿子。
      2003年,阿桑奇进入墨尔本大学学习数学和物理学,试图解开宇宙背后的秘密规律,并设想因此寻求智力快感,但事实让他大失所望。
      2006年,他在自己的博客上这样描述澳大利亚物理学会举办的一次会议:“到会的900名职业物理学家胆小如鼠,墨守成规,糟糕透顶。”这一年,他退学了。
      2004年,阿桑奇在墨尔本大学学习期间,15岁的儿子丹尼尔·阿桑奇也在这里开始了遗传学硕士课程学习。不久,阿桑奇邀请儿子加入刚刚起步的维基解密网。但是,丹尼尔怀疑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便拒绝了。“我没想到他会成功。”2010年9月,丹尼尔告诉媒体。
    2006年,朱利安决定创建“维基解密”,在他看来,信息的透明和自由交流会有效地阻止非法治理。自从他公布身份后,美国决定追捕这位创始人。
    2010年12月1日,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红色通缉令,以强奸和性骚扰罪名通缉朱利安·阿桑奇。这一案件起源于阿桑奇2009年8月在瑞典与两名女性的纠纷。
    (以上内容参考阿桑奇自传、百度百科、法制周末: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的传奇一生)

    阿桑奇现状
    新华社基多1月11日电(记者郝云甫)厄瓜多尔外交部长玛丽亚·费尔南达·埃斯皮诺萨11日举行记者招待会,说厄瓜多尔政府已在去年12月12日授予“维基揭秘”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厄瓜多尔公民身份。
    从被捕假释至今,阿桑奇一直藏身在厄瓜多尔在英国的使馆。
    用一首打油诗总结阿桑奇自传:此人母亲不简单,环游澳洲把爱谈,游行途中遇老公,未婚生子朱利安。跟随老公组剧团,隔三差五把家搬。小小少年性格变,敢跟老师对着干。偶然接触计算机,此后余生常相伴。追求技术成黑客,触及利益埋祸端。朋友背叛心意冷,最终无罪被审判。接二连三被打击,还要争夺抚养权。从此一夜变白头,人生目标被改变。信息透明且公开,维基解密网站建。信息公开难度大,首选冰岛避风险。媒体选择很重要,为了利益闹翻脸。战争丑闻被曝光,美国政府被打脸。气急败坏先否认,暗中找人把贴删。五角大楼要抓人,政治避难到瑞典。单身难耐寂寞心,同居一室喜寻欢。冲动之后被指控,被捕理由为强奸。人在伦敦被抓捕,枭雄从此人被关。半生风流掀巨浪,是非功过后人谈。
    以上是阿桑奇目前传奇的经历。他的计算机天赋,和美国政府对抗,争取人权正义,这些我们今天不去谈论,我们会从普通人的角度(教育、商业)去谈论思考他的经历给我们的启发。

    童年教育
    有人说在中国,孩子不缺教育,缺童年!父母因工作很少有时间陪孩子成长,家庭教育是缺失的一环。在农村表现为留守儿童,在城市表现为由各种托儿所补习兴趣班上课的孩子。怎样平衡工作与家庭教育是觉醒的父母头疼的问题。
    从阿桑奇的童年经历我们知道,他的反抗精神也许遗传自父母,也许和童年不断的流浪生活有关(搬家37次之多),来回的转学让他对抗权威(学校),和继父布雷特一起生活的日子也让阿桑奇沉醉在艺术、音乐和自然之中。至少从阿桑奇的童年经历我们能看出,一个人的人格与性格是在童年就开始塑造,而父母是对孩子影响是最大的。目前来说教育分校园教育(幼儿园和小学)和家庭教育,校园教育是注重知识教育和给孩子灌输主流价值观,而家庭教育应该是以塑造孩子人格与性格为主,而目前国内的教育普遍偏向功利知识教育,让孩子花大量的时间学习知识与艺术班,而忽略了孩子人格与性格的塑造,以至于有些孩子到十几岁生活还不能自理,社交能力差,不能很好的融入社会。这个是我们需要反思的地方。
    儿童教育推荐书籍:蒙特梭利童年教育

    如何面对新事物
    阿桑奇第一次见到计算机那种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像探险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计算机的使用不仅仅是玩玩游戏,而是渴望注入新的思想来创造新东西。每次搬家必定会带上磁盘,自学编程破解程序,开始了无意识的黑客之路。而反观国内刚开始有网吧时,中学生上网打游戏,沉迷游戏引发的家庭矛盾与犯罪充斥各种报道,还有人以此为契机开了网瘾治疗中心。包括最近的小学生沉迷王者农药。一个新事物的出现,我们好多人没有利用好这个新事物新工具,反而成了它的奴隶。那时家长与学校视游戏网吧为猛虎,而如今电竞成为了一种职业。面对新事物,家长要主动去了解,分析利弊,给孩子以指引,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另外,从商业角度来说,面对一个新技术的发展,怎么样抓住机会从中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去获取商业利益呢?马云说:很多人一生输就输在对新生事物上:第一看不见;第二看不起 ;第三看不懂;第四来不及!最近几年中国的新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新技术的发展上,每个人的境界思维格局不同,遇到新事物新技术最基本的态度要做到不排斥。

    合作
    阿桑奇和维基解密,从出现在大众视线中那一刻起,一直是被观察、被阐释、被批判的对象。大众、媒体、政府、商业机构,莫不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赋予阿桑奇和维基解密种种意涵。如果把阿桑奇创建维基解密,去除政治的因素,当做一次创业的话,我们能从中发现,许多创业者遇到的一些困惑阿桑奇也在经历。阿桑奇创建维基解密,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政治风险,如果换做商业来说的话,就是首先要规避法律上的一个风险。由此想到我们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快播。快播公司在创业的过程中,虽然说技术无罪,但此技术没有经过一定的处理而导致的色情泛滥就不能脱离其中的关系,最后因此触犯了国家法律,服务器被关闭,公司破产停业。而阿桑奇也在通过媒体这个平台向社会报道这些机密文件时也与合作的媒体产生了一些利益纠葛。有几家媒体是为了得到独家的信息披露权,还有一些是为了规避一些政治风险,都想让对方先去报道,自己跟进报道。因此,阿桑奇与英国卫报,和美国的纽约时报的合作,由原来的蜜月期(独家新闻发布权)变成了后来的撕逼(政府干预,泄露线人信息)。在商业合作中要规避这样的风险,大家首先要有共同的利益。而选择什么样的合作伙伴,以什么样的形式合作,合作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要从多个角度去探讨,这样合作才会继续下去。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科技精英,会把其能力转化为个人财富和社会声望,而“维基解密”的创办人朱利安·阿桑奇则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他的确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不可估量的变化,为此他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至少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尊重。阿桑奇多次强调维基解密有两个重要的宗旨:一是公众的隐私必须保护,政府的信息必须公开;二是尽力保护揭秘者,但不对文件做任何删改,让时间和世人去做评价。至于阿桑奇是不是英雄,每个人的答案或许不同。我们理解维基解密及阿桑奇的关键所在:它的意义在于告诉人们一切被确信的事物都有可能是可疑的,在于为人们观察世界、阐释世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或许永不会成为“主流”,却会一直以令“主流”头疼的方式,在人类社会变迁的某些关键节点上熠熠生辉。
    书上写的只是那部分他想透露给世人的所谓事实,在这个本来就是罗生门的世界里,我们所了解的永远只是冰山一角,正如阿桑奇自己曾说过的那句经典话语:每个人告诉你的都是一面之词,你能相信的只有你自己。


 

与 BitTiger Community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