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教创业|Hello World 系列访谈



  • “生命短暂,你需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现在还不算太老,就来了。”

    0_1476132641690_640-35.jpeg

    八月的一个周日,Jerry 踏上了非洲的热土,并且将在这里开始一年的教书生活,而48小时之前,他还在多伦多的一家 Startup 公司上班。他说,一天之内横跨三个州,听起来有点梦幻。

    但是这场听起来像是说走就走的教书之旅并不是那么梦幻。早在三四年前,Jerry 便在学校官网看到了这个职位,可是递出简历后一直石沉大海。而今年他又尝试投递了这个职位,结果经过几轮的面试竟然来了 offer。于是卖房子,办签证,打疫苗…… “生命短暂,你需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自己定义这件事是有意义的,而且这件事我这辈子只会做那么一次,那我现在还不算太老,就来了。”

    辞去在北美的高薪工作,拿着每月一千美元的工资,跑到生活条件相对落后的非洲来教书,这需要一些勇气。在 Jerry 眼里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本身对创业的热情以及为别人在创业中提供技术上的帮助,“这和我的兴趣点十分 match”。

    Jerry 还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在学校的孵化器待过,后来也参加过一些创业比赛,也跟朋友做过一些创业项目,但可能谈不上成功。“Coding 做久了,不太有机会去了解外面的世界,所以创业的 idea 有时候并不是很好,与市场有些脱节。” 工作后的 Jerry 也是一路从大公司辗转到了一家 startup 公司。“在 startup 公司工作你能看到整个 pitcure,能了解除了写 code 之后,整个 business 是什么,你知道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工作之余,他更是积极参与到了组织多伦多华人创业的比赛,成功得到了包括百度创投,创业邦的支持。总的来说,Jerry 一直在或多或少地做着与创业相关的事,来非洲教书这件事也不例外。

    非一般的教书生活

    非洲似乎很神秘,也很遥远,我们也许对它知之甚少;非洲和创业联系在一起,似乎更加陌生,但这种陌生却能让人产生强烈的好奇心,这也是 Jerry 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Jerry 教书的地方是一家位于加纳首都阿克拉的非营利性创业型学校。每年都会有从尼日利亚,肯尼亚,加纳和南非的几十个学生来到这里,接受 Business,Technology,Communication 的课程,为期一年。课程的最后会有一个演讲,优秀的小组会得到 fund,进入孵化器。

    0_1476132692223_屏幕快照 2016-10-10 下午1.50.48.png

    教书对于 Jerry 自身来说是一种挑战。虽然现在朝九晚五的作息,可能比起在多伦多工作时更清闲一些,但是课余时间 Jerry 基本都花在了备课上。 Technology 的课程每天有两节课,每节课三小时,他笑言“我从来没有在一天内说过这么久的话”。为了把知识讲清楚,即使最简单的 git 和 github,Jerry 在备课时都会在网上找两三门相关的课程快速地过一遍,将精华整理出来。教书本身就是一个不停学习的过程,而教别人的过程也是重新梳理知识的过程,对自己的帮助也很大。

    另外一方面,刚来了一个多月的 Jerry 每天都生活在 Culture Shock 中。虽然平时的生活条件并没有想象中的连饮用水都会成问题那么糟糕,但还是有一些事给 Jerry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一个尼日利亚的学生告诉他,在他们那边停电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因而每家都会有一个 generaotor(发电器),一到晚上每家每户打开 generator 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在北美)创业会假设这些基础建设都是完善的,互联网是高速的,不会停电。但在这里会考虑基础建设的问题,还有政局稳定这些因素。” 所以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创业就会考虑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而反过来一些我们在北美思考的创业想法也无法在这里行得通。

    创业在非洲 vs 北美

    除了教课,Jerry 也会 mentoring 一些学生,这些学生会和 Jerry 交流创业的想法。一个肯尼亚的小伙伴跟 Jerry 说,现在在他们那边有钱人渐渐多了起来,于是打算造房子的人也多了起来(是的,他们都是自己造房子),而造房子通常需要购买户型图为未来做计划。这些户型图往往是放在地摊上卖的,而这个肯尼亚小伙儿的想法是希望把这些东西放在网上,通过手机大家可以购买到户型图。每次听到这种 idea 的时候,Jerry 都十分感慨:我常常能感到这边学生积极向上的创业热情,那些生活条件并不是那么好的人,他们创业的想法都是基于服务自己的社区,希望能够切切实实改善周围人的生活。

    其实像这样的 Bootcamp 在北美,甚至在国内已经不是什么新奇事物,而创业这件事更是有些“泛滥”的嫌疑。Jerry 说,在北美创业可能有 hype (炒作) 成分在里面,而在这里却是很不一样的感觉。社会环境、基础建设的差别让这里的人在思考创业时的角度很不一样,他们似乎真的是想要解决那些实实在在生活中的问题。以这个目的来做事,没有那么浮夸。

    每天在和这些学生交流创业想法时,Jerry 都会有些感动,“很多人出发点都很好, 都是想帮助身边的人”。同时在跟这些学生一起 brainstorming 的过程中,Jerry 也是在学习不一样的文化。“我们这次不仅学生十分 diverse,就连老师也是来自各个行业不同国家充满激情的人,每天大家都在学习试着站在不同的文化角度上看问题。”

    有时候我们从媒体了解到的非洲会比现实更夸张一些,而 Jerry 也想用这一年去了解那个真实的非洲。“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待上一年,而不是选择一个几个月的志愿者项目。几个月的时间多少有点走马观花,而一年里我可以真实地和这些本地学生生活在一起,然后和他们一起去了解整个非洲市场,和他们一起去做创业方面的社会调研,给我一个不一样的视角去看非洲。”

    0_1476132710345_屏幕快照 2016-10-10 下午1.51.44.png

    “这一年我也可以慢慢思考之后做什么,希望能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还无法猜测 Jerry 希望的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我想应该与浮夸无关,与 hype 无关。也许一年之后我们会从 Jerry 这里得到答案。



  • Jerry 太赞了!


登录后回复
 

与 BitTiger Community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